读书乐 > 大神诸天 > 320 孙二娘
????对艳尼常真的消息,罗飞羽淡然答道:“我知道这个事,那是尤鸟倦。”

????“倒行逆施尤鸟倦?!”艳尼常真大为震惊,失声问道。

????“就是他,他以为我受伤了,所以连夜追上船。只是他一贯小心谨慎,没想到一时的判断失误,就葬送了自己的性命。”

????“总管……杀了他?”艳尼常真声音再次发颤。

????罗飞羽不以为然地答道:“对啊。我把他扔进长江喂鱼了。夜深了,好好睡一觉,明天该干嘛就干嘛,明白了吗!”

????“是!”艳尼常真再次深吸一口气,低下头去。

????房门嘎吱轻响,然后,一切就回复平静,仿佛罗飞羽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样。

????但是艳尼常真手里的薄绢,是实实在在的。她闭上双眼,默默查看房间四周,没有找到罗飞羽的任何蛛丝马迹。

????如此神出鬼没的本领,艳尼常真心里暗自庆幸。幸亏她现在投靠罗飞羽,不然在这次的大浪淘沙之中,她肯定是死定了。

????尤其是一想到罗飞羽这种神出鬼没的手段,能够硬拼天君席应,杀掉倒行逆施尤鸟倦,以如此实力,杀掉她和法难两人,毫无难度!

????如此在黑暗中沉思片刻,常真点亮油灯,把卧房的角角落落都查看了一遍,这才忍着激荡的心情,打开罗飞羽交给她的薄绢。

????姹女心法!

????这的确就是她和法难梦寐以求的姹女心法!

????也是阴葵派各大长老孜孜以求得到的功法,这么多年以来,从未实现,谁也不知道灭情道的唯一传人天君席应躲到哪里去了,现在即使他出现,也没人敢如此直接去找席应索要!

????可是这卷功法,却真真切切地在她手中,没有任何预兆。常真深吸一口气,压抑着自己激荡的心情,想起罗飞羽说过的一句话,“疑人不用,用人不疑!”

????有这个在手,艳尼常真相信法难再无任何微词!

????三天的时间,九江一切依旧。

????但是艳尼常真汇聚着各处传来的消息,结合罗飞羽告诉她的内幕,能够透过纷繁的表象,看到表象背后的真相。

????最大的消息,莫过于江都军与岭南宋家的联军,终于从江都出动,浩浩荡荡,溯江而上。

????各路势力都在猜测,也许这是江都军要去干涉攻占江夏和江陵的江淮军,令其不能再封锁截断长江航道。

????但是艳尼常真却知道,江都军的目标,是九江!也许还有其他!

????至于江淮军在江陵和江夏的所作所为,至少江都军是默许的!

????光是这个消息,就足够在这一带,掀起惊涛骇浪,牵涉到各路势力的归属。比如大江联,是这一段长江航道上举足轻重的势力。此次行动之后,大江联就需要在归顺扬州总管罗飞羽和解散之间,做出一个抉择。

????沈法兴和林士弘各自屯集重兵,防备岭南宋家的攻势。对九江的得失,他们根本使不上力,也根本想不到罗飞羽会向九江和铁骑会会主任少名下手。

????江淮军杜伏威攻下竟陵后,正在竟陵休养生息,暂时没有什么动静。

????倒是巴蜀那边,艳尼常真格外关注了一下,消息不少。

????席应与罗飞羽在成都散花楼一战后,不知所踪。名列邪道八大高手之一的倒行逆施尤鸟倦也不知去向。阴后祝玉妍也在成都露面。但是引起这一切的始作俑者,扬州总管罗飞羽,却行踪不明。

????巴蜀三大势力,巴盟盟主奉振,川帮帮主范卓,与独尊堡堡主解晖之间,未能达成一致。解晖坚持要出兵关中,以至于巴蜀三大势力分歧公开化,引起整个巴蜀的气氛格外紧张。

????艳尼常真的目光沿着长江航道往上,越过江夏和江陵,深入到巴蜀,立刻就锁定入川后的重镇泸川,心中不由得一震。

????也许这次江都军和岭南宋家的联合舰队,最终的目标是这里!这样不管巴蜀三大势力如何抉择,都能扼守住长江航道的咽喉,令得不管是谁夺得巴蜀,都不能自长江顺流而下,攻击江都。

????尽管看明白了这些,艳尼常真却谨遵罗飞羽的嘱咐,把这些都深埋在心底,在铁骑会会主任少名带着大队人马回到九江城里时,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,而是如往常一样,热情洋溢地迎接任少名的归来。

????小别胜新婚。任少名回到春园,与春在楼的当红姑娘霍琪缠绵悱恻。在距离春园不远的香楼,艳尼常真与恶僧法难一番抵死缠绵后,终于平静下来。

????香楼内外,一片沉寂。

????艳尼常真幽幽地问道:“我跟你说过的事,你考虑如何了?”

????恶僧法难的声音低沉,带着几分雄浑的轰鸣,说道:“这次在竟陵,袖里乾坤杜伏威对圣门的支持不力大为光火,与会主相谈甚欢。你说的这事,关系到你我二人的身家性命,还得从长计议才行。”

????“你还是觉得那个人信不过。”艳尼常真说道。

????恶僧法难叹道:“除了你,我还能信得过什么人?”

????艳尼常真娇笑着,声音充满诱惑,跟法难腻歪了好一会儿,才娇笑着说道:“我给你看个东西。”

????她下床来,点亮油灯,一下子愣在那里,浑然忘了自己可是什么都没有穿的。

????恶僧法难从床榻上一跃而起,抓着床单,如一朵云那样,凌空飞身扑来。

????“住手!”艳尼常真低声娇喝一声,放下油灯,光溜溜的身子飞起,在空中一把抱住恶僧法难,一起落地。

????她就这么双手抓着法难,拜倒在地,低声说道:“属下孙二娘,拜见总管!”

????恶僧法难大为愕然,满脸震惊。

????罗飞羽一身夜行衣,稳稳地坐在桌旁,脸上带着微笑,淡淡地说道:“这就是恶僧法难?”

????“是!”艳尼常真答道,“总管赐名鲁智深!”

????罗飞羽点点头说道:“好,只是看来你还没有完全说服他。继续吧,我就在这里耐心地等一会儿。”

????“是!多谢总管!”艳尼常真老老实实答道,转身对恶僧法难说道:“稍安勿躁,无须担心!”

????。